东方园林何巧女家族人事变动:唐凯卸任一职 何巧玲接棒

东方园林何巧女家族人事变动:唐凯卸任一职 何巧玲接棒



 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的新机遇。全球治理格局取决于国际力量对比,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源于国际力量对比变化。美国等西方国家主导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起来的。近几十年来尤其是新世纪以来,一大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快速崛起,其经济总量占全球的比重已从50年前的约1/4发展到现在的近40%,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中的占比大幅上升。然而,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明显滞后于国际经济格局的变化。国际金融危机及随后全球经济、贸易增长的低迷,暴露了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在防范金融风险、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以及调节收入分配差距等方面的缺陷。尤其是随着气候变化、网络安全、难民危机、饥荒疫情、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主要国家宏观政策协调、国际金融及经济稳定等全球性问题日益增多,加强全球经济治理、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已成为大势所趋。经过新中国成立7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40多年的发展,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全球大变局和中华民族从富起来走向强起来进程的历史性交汇,为我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带来了新机遇。我国积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提出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中国主张,并以扩大对外开放、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实际行动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我国积极参与推动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核心价值和主渠道地位,保障发展中成员的发展利益,遵循协商一致的决策机制,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这些努力有利于更好维护我国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有利于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有利于为我国发展营造更加有利的国际经济环境,并为全球经济繁荣发展作出更大贡献。新京报讯(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5月30日,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东方园林全资子公司北京东方利禾景观设计有限公司(下称“东方利禾”)日前发生工商变更,唐凯卸任法定代表人,由何巧女姐姐何巧玲接任。
 
 
 
工商信息显示,东方利禾于5月20日变更了法定代表人和高管信息,何巧玲接替唐凯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企查查显示,东方利禾为东方园林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250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为文艺创作;经济贸易咨询;产品设计;工程技术咨询;建设工程项目管理;工程勘察;工程设计。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企查查上未显示何巧玲的其他任职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此番出任东方利禾的何巧玲,据东方园林此前文件披露为东方园林职工,同时是控股股东何巧女的直系亲属;东方利禾原董事长唐凯则为何巧女的丈夫。
 
 
 
 
 
 
 
东方园林发行文件披露,何巧女出生于1966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园林系园林学专业,北京林业大学客座教授,高级经济师;历任杭州植物园工程师、北京东方园林艺术公司总经理,现任东方园林董事长,2018年从东方园林领取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20万元。
 
 
 
2019新财富女性富人榜显示,何巧女家族以92亿元财富位列第14位,在500富人榜中位列第259位。
 
 
 
唐凯出生于197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北京大学EMBA;历任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科员、东方园林监事会主席。现任东方园林董事,2018年从东方园林领取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20万元
 
 
 
东方利禾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2500万元,主要业务为环境景观设计。据东方园林2018年年报披露,东方利禾报告期内营业收入6.56亿元,营业利润2.84亿元,净利润2.43亿元;公司总资产15.07亿元,净资产6.1亿元。
 
 
 
目前,东方利禾股权已被全数出质,公司520万存款亦遭冻结。
 
 
 
据工商资料,4月23日,东方园林将东方利禾2500万元股权出质给了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
 
 
 
此外,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人民法院5月初做出的民事裁定显示,申请人淄博市水利勘测设计院于2019年4月7日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法院经审查裁定,冻结被申请人北京东方利禾景观设计有限公司在银行(或信用社)存款520万元,或查封、扣押相应价值的财产,裁定立即开始执行。
 
 
 
新京报此前曾报道,东方园林和何巧女已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法院为齐河县人民法院,立案时间为2019年5月17日,案号为(2019)鲁1425执1084号。目前,东方园林仍未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采访问题。
 
 
 
东方园林资金问题近来引发广泛关注。5月16日,东方园林公告称,其两期超短期融资券“18东方园林SCP003”和“19东方园林SCP001”触发投资者保护条款。
 
 
 
东方园林就触发原因表示,2018 年下半年以来,公司面临融资环境紧张,债务结构不尽合理和债务集中到期的诸多困难;虽然在2018年11月和2019年1月成功发行了两期超短期融资券,但在应对对下支付工程劳务费及原材料采购方面仍存在较大资金压力,为维持在施工程项目的正常运作公司无暇将收到的应收款汇入到保障金账户便立即用于对下支付,从而触发投资者保护条款。
 
 
 
关于拟采取的补救措施,东方园林表示,正在逐步采取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债务结构,调整战略规划等措施来增加流动性,改善财务状况,降低投资风险。
 
 
 
东方园林的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流动负债余额271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幅度为27.46%,其中短期借款29.47亿元、短期应付其他借款2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及债券113.43亿元,应付短期债券37亿元。此外,公司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092.9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8.26%,流动比率为0.99,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园林年审会计师对财务报告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认为“存在可能导致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深交所随后向东方园林下发年报问询函。东方园林回复称,公司采取多种措施化解风险,包括引入战略股东,补充流动性,提高公司融资能力,调整战略规划,不盲目扩张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